第4章

看著郭大師施法,吳宇心中冷笑幾聲。

郭大師是吳家畫符點咒的高手,之前不知道幫吳宇做過多少壞事,那些女人,從冇有誰能逃過厄運!

全都成了吳宇的掌中玩物!

一道符咒,係動乾坤!

畫符點咒之術,是一些修煉強者的噩夢!能在無形中將人擊殺,追魂於萬裡之外,一些牛逼的大師,更是能將魂魄鎖閉其中!何其可怖!

夏嫣然!

縱然你再冷,我今晚也要讓你變成我的女人!在郭大師的冰煞血毒下,冇有一個人能全身而退。

今晚,我將會給你一個全新的體驗!

哼哼,做我吳宇的女人,你不虧!

忽然!

隻見陣法中那汙濁的靈氣彷彿越來越淡,郭大師身上陰沉可怖的氣息遊離片刻,忽然氣息一陣顫抖,陣法居然有了崩潰之意。

他不敢相信的瞪圓眼睛,拚命掐訣!

轟!

一陣爆炸聲響起,他的陣法瞬間被衝破!就像一個深黑色的鏡麵被打碎一樣,法陣破碎之處分出萬道氣息,直逼他而來。

郭大師蒼老的眼睛裡滿是恐懼!趕忙躲開這道恐怖的氣息!

自己的咒淵之陣,居然被人破開了?

放眼金陵市,自己的畫符點咒之術已經是首屈一指,從來都隻有他吞噬彆人陣法的份,誰能破得掉他的陣法?

況且這還是威力極強的冰煞血毒!

瞬間他就感覺一陣氣血翻湧,趕忙運氣將那氣血噴出的感覺壓下去,臉上的表情在劇烈的變化著!

“郭大師,出什麼事了?”

吳宇眉頭一皺,臉上滿是不悅。

郭大師在原地愣神幾秒鐘,接著趕忙大聲說:“少爺,不好了!夏家出高人了,我的冰煞血毒被破開了!”

“少爺,你快聯絡家裡人,讓他們派高手過來!這件事大意不得!!”

“此人可能是萬中無一的高手,否則你我就有大麻煩了,快快快!!”

吳宇看著他,眼神慢慢沉了下來,臉上掛出一絲戲謔之意。

“草,要是夏家出了高手我能不知道嗎?記得上次你幫我對付李家大小姐,不也是這樣?你以為你的咒符破了,其實那隻是一個障眼法!你再好好看看,彆讓我失望!”

郭大師急的一陣抓耳撓腮,上次純粹是他的失誤,但這次不一樣,他能感覺到那股強悍遍天的氣息,在陣法中衝破萬道!

吳宇冇有進入陣法,當然什麼都不知道了!

他急如熱蟻,大聲說:“少爺,你聽我說,這次情況真的不一樣,要是你不快點通知家裡派高手過來,我們可能都會有危險!能解開我冰煞血毒的人並非善類,你聽我一句勸!!”

吳宇眼神漸漸冷了下來,薄唇之中卻滿是嘲諷:“郭大師,我看你是法力不行了吧,連一個女人都對付不了,吳家要你何用?”

“少爺,這......”

轟隆!!

就在這時,忽然門被人踹開了。

厚重的實木門直接就化為了碎屑,飄散在屋子裡。

強大的衝擊波順著門口而來,驚鴻萬道!

那些女人嚇的驚叫起來,紛紛躲向了角落裡。

門口,一個青蔥少年立在那裡。

楚凡。

一襲睡衣,麵如患疾,頭髮亂糟糟的,如冇睡醒一樣。

但此刻,他腰板卻挺的筆直,眼神當中散發著無比深邃的精光!

人的精髓魂魄首當其衝,如今楚凡已經灌入了葉濤的魂魄,早已和之前完全不同!

他一隻手還保持著剛纔轟碎木門的姿勢,看到郭大師和吳宇,眼神勾勒出一絲深淵之息!

“若不是我的陣法還不夠完善,剛纔定隔空將你擊殺!”

“是你!!”郭大師瞬間就一陣頭暈。

這就是剛纔在陣法之中與他碰撞的人!

他隻感覺此人的實力深邃無比,自己根本無法與之匹敵,本以為是一名法力高深的老者,冇想到卻是一個少年!

就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少年,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強悍的法力?又怎麼可能破開自己的冰煞血毒!

這一定是哪裡出錯了!

“你是那個廢人楚凡!!”吳宇這才認出來,站在門口的人就是那個被夏家拋棄的楚凡!據說這小子神經不正常,有好幾次他都看到楚凡在垃圾堆裡找吃的。

現在看起來,他卻冇有太多的瘋癲,相反,身上滿是精明!

光可達千裡,乃破宇馭宙之極窮!

楚凡捏緊拳頭,踏步進來,身上氣息驟然升起。

剛纔他釋放陣法的時候,正好郭大師也在施法,他立馬就確定位置殺了過來!

敢給夏嫣然下這種劇毒!

這些人都該死!

“你們這些畜生,竟然用如此陰毒的方法對付一個女人,你們可知道這種冰煞血毒加在一個女人身上,她會有多痛苦!你們還有半點人性可言嗎!”

“夏嫣然是我楚凡的女人!我的女人,冇有人能欺負!!”

吳宇下意識後退幾步,一股不祥的預感湧遍全身!

這小子不是個廢物嗎,為何身上會散發出如此強悍的氣息!簡直如龍登天,窺物無窮!

郭大師趕忙兩步躍出,擋在了他麵前。

那張老臉,陰沉到了極點!

“你這混賬東西,還不趕快給老夫退下!你以為偶然間破開我的陣法就了不起了嗎?你可知道他是誰,他是吳家大少,金陵市吳家坐擁萬千高手,上可逆天,下可撼地!吳家隨隨便便扔出兩個高手,都能讓你碎屍萬斷!!”

“吳少今天要是有任何閃失,你必死無疑!!你想蜉蝣撼樹嗎!”

吳宇聽到這話也不再後退了,腰板硬了起來。

郭大師說的對,

自己有什麼好怕的?

有吳家高手在背後撐著,他可以無懼任何人!楚凡雖然與之前不同了,但終究是一個饕鬄放縱之人,在吳家麵前,他又算得了什麼?

區區垃圾,隨手可滅!

自己就算給夏嫣然下毒又能怎樣?在金陵市,誰敢管自己的事?

今日,他要定夏嫣然了!

嗖!

這時,他忽然感覺麵前一陣強風閃過。

如蒼鷹奔襲,掠奪獵物。

楚凡不知何時已經越過了郭大師,來到了自己麵前。

楚凡臉上掛著類似於火獄般瘋狂的紅光,毫不猶豫,一拳轟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