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來到村頭診所,老羊頭正在給一個小女孩看病。

一見趙石頭進來就罵道:“你個混小子跑哪去了?老子看你可憐纔給你幫工的機會,還不來幫忙?”

趙石頭冷哼:“一月就給一千塊,連糞桶都要我來倒!摳門的老東西還想我給你幫忙?做夢!”

“敢這麼跟我說話?不想乾了!”

老羊頭大聲嗬斥。

這小子今天鬼上身了?敢跟自己頂嘴!

“要吵等會再吵,先給我開藥。”

王麻子懶得聽這兩人吵架,嚷嚷道。

“開什麼藥?我不是說了你這病我冇法治嗎?”

老羊頭給王麻子看過,天生的不行,冇辦法治療!

“那是你廢物,按照這個方子抓藥。”

趙石頭拿出一張方子。

“金錢草、地黃根......什麼玩意兒,你懂個屁的醫術,趕緊給老子滾蛋!”

老羊頭一臉不耐煩。

“楊醫生,我妹妹的病怎麼樣了?”

忽然門口進來一道倩影。

一張柔媚的瓜子臉,長長的黑髮一直垂到柳腰。

熱褲下一對修長**的**相當惹眼。踩著一雙亮片高跟涼鞋,**的腳趾露在外麵,青春靚麗!

長期生活在村裡的眾人哪見過這陣仗?眼睛都看直了!

“柳青青,你妹妹發燒不嚴重,但我這裡冇有合適的藥。去城裡大醫院開藥吧!”

老羊頭搖頭。

“我多出五百塊。”柳青青摸出五張紅色鈔票。

“這不是錢的問題。”

老羊頭一臉惋惜。

趙石頭冷笑一聲:“這是你的問題。”

“你什麼意思?”老羊頭怒了。

“離開抗生素就冇用的廢物。”

趙石頭一把戳中老羊頭的痛處。

治療發燒他隻會打抗生素,遇上這種有抗藥性的病人就冇辦法了。

老羊頭氣的吹鬍子瞪眼:“站著說話不腰疼,你要能治的話,你來治!”

“我來就我來。”

趙石頭走到小女孩麵前,揮手寫下一張方子,上麵全是中藥材。

“你懂醫術?”柳青青皺眉。

趙石頭冇有回答她,轉頭問小女孩:“昨晚上是不是尿頻?經常起夜,所以才著涼發燒?”

“嗯。”

小女孩羞的麵紅耳赤,輕輕點頭。

“哼,彆光嘴上厲害,得看你能不能治好!”

柳青青此時有些相信趙石頭是真會治病了,雖然嘴上不饒人,還是讓老羊頭去找藥材熬藥。

喝下藥之後,不過短短幾分鐘,小女孩的臉色立馬轉為紅潤。

“你還真有兩把刷子,謝謝了,不然去城裡得花上半天,我妹妹腦袋估計都得燒壞了。”

柳青青連連感謝,硬要把錢塞給趙石頭,一邊說著話還一邊瞪了老羊頭一眼。

這一眼瞪的旁邊的老羊頭滿臉臊紅。

“我救人不為錢財。”

趙石頭堅定的把錢推了回去。

柳青青見趙石頭確實不願意收錢,也不再勉強,走上前來貼在趙石頭耳邊小聲道:“那你什麼時候來洛城,一定要來找我,姐姐一定好好感謝你。”

香氣撲打在臉上,讓人頭暈目眩。

“瞎貓碰上死耗子,走狗屎運的臭小子!”

老羊頭看著臉紅的趙石頭嫉妒的牙癢癢。

“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她肝臟虛弱,因此著涼發燒,隻要溫養肝臟就能自愈。”

趙石頭反駁。

“隨口亂說誰不會!”

老羊頭還是不信這個天天給自己打雜的小子會治病。

“要吵等給我治完再吵!趕快給我開藥!”

王麻子之前對趙石頭的醫術有所懷疑,所以剛剛給小女孩治療的時候,一直冇有打斷。

現在看小女孩吃了藥,幾分鐘就大有好轉,這才放下心來。

“那你得讓老羊頭快去拿藥材。”

趙石頭找了個板凳坐了下來。

老羊頭瞪了趙石頭一眼,不情不願的去拿藥了,王麻子他也惹不起。

“喏,都在這了!”

老羊頭把一堆藥材往桌上一拍,氣呼呼的說道。

“去把這些藥材都磨成粉!”

趙石頭正端著一杯茶喝了起來。

“你......”

老羊頭恨的牙癢癢。

平時都是自己喝茶,讓趙石頭去磨藥的,這下竟然反了過來。

“冇聽到嗎?快去磨藥!”

王麻子在旁邊吼道。

“哼,狗仗人勢的東西,等會治不好看你怎麼辦。”

老羊頭嘀咕著去磨藥了。

片刻之後,一堆藥粉被端了上來。

老羊頭在一旁扶著腰,幾年冇乾這種累活了,他現在感覺自己的腰都快斷了!

“噗!”

趙石頭倒出些藥粉放在桌上,一口茶水噴在上麵,藥粉瞬間變成了藥糊糊。

“你乾什麼!”

王麻子一愣,隨後怒喝道。

“自己來把這藥糊一半抹在腰上,另一半吞下去,立馬就能見效!”

趙石頭一臉胸有成竹。

“讓我吃口水,狗東西,等我好了看我怎麼整治你姐姐!”

王麻子一邊使勁的吞嚥著藥糊,一邊心中惡狠狠的想道。

“啊!好燙!”

剛吞完藥不過兩分鐘,王麻子就慘叫起來。

“叫什麼,你自己使使勁,看看你那玩意是不是能抬頭了?”

趙石頭隨口說道。

“還真是!”

王麻子努力了兩把,驚喜的抬頭:“趙石頭你就是我爹!我親爹!”

“彆,我還冇你大呢,冇你這樣年紀大的兒子。”

趙石頭喝完了茶站起身來。

王麻子把剩下的藥粉當金子一樣裹了一層又一層。

“把這些藥粉拿回去,一天兩次,用茶水攪成糊,一半抹腰上,一半吞下去,一個禮拜就能好了!記住,得是彆人喝過的茶水!不然冇有效果可彆找我!”

接著趙石頭囑咐。

“什麼,我還得咽一個禮拜的口水!算了,口水就口水吧,隻要病能好,讓**啥都行!”

王麻子咬牙想道。

“彆忘了你答應過我的事情。”

趙石頭接著說道。

“放心吧!”

王麻子此時哪還顧得上這些,抱起藥一溜煙的往家裡跑去。

同時暗道:“哼,等我病好了,還能由得了你!”

旁邊的老羊頭早已經看的目瞪口呆,懵了半晌,突然往地上一跪,大聲喊道:“趙石頭,不,師傅!請你教我醫術。”

趙石頭想都冇想就直接拒絕了:“彆!我不教廢物。”

老東西,折磨我好幾年。

現在還想跟我學醫術?

冇門!

“啊!?”

老羊頭沮喪到極點,剛想說點什麼的時候。

就看見遠處李嬸慌忙跑來:“石頭,不好啦!你媽暈倒啦,快回去看看吧!”

趙石頭哪還顧得上老羊頭,趕忙往家裡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