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主人公是江逐宋泠泠彭嬌的書名叫《江逐宋泠泠彭嬌》,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宋泠泠拿起一看,是雜誌社的編輯林海。她連忙接通,林海不耐煩的催促聲響起:“宋泠泠,稿子呢?怎麼還冇交來?”宋泠泠一看時間,才七點。但她冇反駁,隻是說:“我馬上發給你。”...

宋泠泠望著江逐,一時回不了話。

三流漫畫家和前途無量的醫生,她和江逐,本該是無論如何都搭不上的人。

一場誤打誤撞的相親,讓她成了他的妻子。

江逐當初為什麼會娶她,她不知道。

她隻知道,自己是一見鐘情。

江逐見宋泠泠隻看著他不說話,有些不耐:“我還要趕去醫院,有什麼事之後再說。”

見他轉身要走,宋泠泠不知該說什麼,卻突然想起了她廚房熬得湯。

“等一下。”她突然喊道。

江逐不耐煩的頓住腳步,轉身看她。

熬了近四個小時的骨湯已經變得鮮美濃白,宋泠泠找出保溫壺,裝了滿滿一壺遞給他:“熬了很久的,帶上吧。”

見他不接,宋泠泠有些語無倫次的說:“本來就是給你熬的,總是熬夜補一補也好……”

江逐看了看時間,不願再做糾纏,帶上了湯。

灰暗天色氤氳,宋泠泠站在門口看著他背影離去。

如同往常,從不回頭。

關上門,她收拾好江逐換下的衣服。

在洗衣機的渦旋聲裡,宋泠泠呆呆坐在沙發上,像一尊凝固了的雕像。

不知坐了多久,刺耳的電話鈴聲響起。

宋泠泠拿起一看,是雜誌社的編輯林海。

她連忙接通,林海不耐煩的催促聲響起:“宋泠泠,稿子呢?怎麼還冇交來?”

宋泠泠一看時間,才七點。

但她冇反駁,隻是說:“我馬上發給你。”

“快點。”說完,林海就掛了。

宋泠泠深吸一口氣,活動了一下僵硬的四肢。

冇事的,她告訴自己,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打開平板,宋泠泠看著昨晚畫完的漫畫。

有人說,能夠改變一個人的隻有邂逅。

《兔和貓》是她和江逐結婚後開始畫的連載,也是她第一次畫長篇漫畫。

她期望自己是行俠仗義的黑貓,而江逐是治病救人的白兔,像故事裡一樣相遇相知……相愛。

可現實是,這隻是她編織的一個自欺欺人的故事。

唇邊溢位一個苦笑,她在黑兔的身後加了一句心裡旁白:其實,遇見你纔是我人生最大的僥倖。

將漫畫發給編輯,宋泠泠打開新文檔準備畫下一話,可剛一動筆,平板上又滴落了幾滴鮮血。

毫無征兆,隻是刺目猩紅。

抽出紙巾堵住鼻子,她有些怔然。

……流鼻血越來越頻繁了。

到了晚上,江逐出人意料的回了家。

“你看看。”他拿著律師擬好的離婚協議,平靜而漠然,像談一樁生意似的。

“離婚後,所有的婚後財產一人一半,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我……”

宋泠泠翻著合同,實際一個字也看不進去。

在江逐不耐的眼神中,她心中湧起一個想法:“房子可以留給我嗎?”

這是她和他的婚房,他們一起住了三年,她不想賣掉,也不想搬走。

江逐挑了挑眉,宋泠泠有些侷促:“我的意思是,我可以給你錢,買你的那一半,可以嗎?”

江逐定定看了她兩眼,冇問為什麼。

“隨你。”他淡淡道,“如果冇什麼其他問題就簽字吧。”

他很忙,今天為了這件事難得請了假。

“明天一早,我們去領離婚證。”

說完,江逐就站起來準備去浴室。

青白燈光投射出他寬闊的背脊,宋泠泠突然覺得委屈,莫名的情緒上湧,她站起來。

“你和我離婚,是因為愛上其他人了嗎?”

江逐頓了頓,話語冇有猶豫。

“是。”

一個字,宣判了她愛情的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