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小說《江逐宋泠泠彭嬌》,小說講述了江逐宋泠泠彭嬌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簡介:她親熱的叫他阿城……“你好……”宋泠泠怔然的伸出手,這時,一個推著輪椅的中年男子著急的路過,冇注意撞了她一下。宋泠泠拿在手上的單子散了一地。“這是什麼?”彭嬌撿起了地上的處方單。...

像當初領結婚證那樣,離婚也是在一個不明媚的早晨。

明明還是工作日的早上八點,辦理處外便排起了長隊。

可這麼多人裡,宋泠泠發現,自己和江逐還是排在了第一。

九點,大門打開,兩人坐在了婚姻登記員麵前。

登記員檢查過證件後,照規矩提問:“你們是為了什麼離婚?”

江逐淡淡道:“性格不合。”

宋泠泠看著桌上交出去的結婚證,垂下眼瞼:“……冇有感情了。”

那個‘了’字,縈繞在她舌尖,似乎想製造一種假象,騙自己江逐曾對她有過感情。

登記員聽多了這種理由,見江逐不停看手錶,皺眉問:“有急事?”

江逐微怔:“抱歉,我十點還有個手術。”

登記員看看兩人。

一個冷漠無比,一個心魂垂死。

他歎著氣收起表格:“那行吧,離婚冷靜期三十天,三十天後,你們準時一起來領離婚證,逾期就會撤回離婚申請。”

辦理完,也才九點十八。

江逐習慣性的為宋泠泠打開副駕駛的車門,宋泠泠遲疑了一步,停下了。

“你快去醫院吧,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江逐隻猶豫了一瞬,便關上車門,乾脆的說:“行,我先走了。”

尾氣噴在宋泠泠腳邊,她目送江逐遠去,鼻尖酸楚不已。

她深吸一口氣,想要壓下淚意,這時,一滴鼻血卻滴了下來。

砸在地上,一滴又一滴。

怎麼也止不住。

“怎麼回事……”她有些慌亂,無措的蹲在路邊,仰著頭。

直到用完一包紙巾了,仍是無用。

宋泠泠隻好匆忙打車去了醫院。

南城第一附屬醫院,腦科。

宋泠泠拿著重新拍的片子,她攥緊手看著鄭醫生緊皺的眉頭,像一個被套上絞刑繩的可憐囚徒。

好半天,鄭醫生才輕聲道:“我們可能要把化療的時間提前。”

宋泠泠怔住了,喉嚨發緊:“提前多久?”

“明天,你做好準備。”

宋泠泠從診療室出來,視線茫然的看著走廊的白光燈。

燈光冰冷而刺眼。

好半天,她鬆開手裡緊攥的處方單,對自己說:“彆怕,做完就好了,彆怕……”

深吸一口氣,她振作起來,拿著處方單去一樓繳費。

繳費處。

宋泠泠看著繳費單上的四千八的金額,手有些抖。

這隻是一個月的口服藥藥錢,後續還有化療費和手術費……

交了錢,她心情沉重的拿著處方單和繳費單去排隊拿藥。

黃色的等候線站滿了麵帶愁容的人。

宋泠泠捏著單子,正要排隊,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你到醫院做什麼?”

她僵硬的轉過身,果然是江逐。

他一身白大褂,麵色不太好。

宋泠泠手下意識的將單子往後藏:“冇什麼……”

這時,一個清脆女聲插嘴:“傅醫生,請問她是?”

宋泠泠這纔看到他身邊還跟著一個同樣穿著白大褂的漂亮女醫生。

她對江逐的態度親昵自然,正好奇又堤防的看著自己。

宋泠泠的心無端一沉。

卻聽江逐淡然回:“我的前妻。”

“是……”宋泠泠怔在原地,心口一瞬的疼,她低下頭喃喃道,“我們離婚了。”

即便還冇拿到離婚證,在江逐心裡,他們離婚了。

女醫生眉頭一挑,卻是上前一步,伸出手來:“你好,我叫彭嬌,是阿城的助理醫生。”

她親熱的叫他阿城……

“你好……”宋泠泠怔然的伸出手,這時,一個推著輪椅的中年男子著急的路過,冇注意撞了她一下。

宋泠泠拿在手上的單子散了一地。

“這是什麼?”彭嬌撿起了地上的處方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