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傾城集團上下,全員轟動。

他們的冰山總裁葉傾城,居然為了一個小白臉,跟徐家大少翻臉?

這是瘋了嗎?

徐家可是傾城集團最大的渠道商啊!

果然印證了那句話,女人一旦被感情衝昏頭腦,就會失去理智。

強如葉傾城,也逃不脫這個定律。

一時間流言四起。

葉傾城懶得理會,直接拉著陸雲離開了傾城大廈,可不巧的是,在外麵居然又碰見了王剛。

王剛還是從前那個少年,一點也冇變。

見到葉傾城的瞬間,他就跪了下來:“大姐,求你再給我二十萬吧,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我發誓!”

原來,王剛拿著葉傾城之前給的二十萬,冇有去還債,而是想翻本,結果又輸了個精光。

“滾,看見你我就噁心!”

葉傾城心情極差,王剛正好撞上槍口,當然討不到好果子吃。

保時捷發出一陣轟鳴,離去。

回家路上,陸雲看著大師姐嚴肅的側臉,愧疚說道:“師姐,對不起!”

回來第一天就讓大師姐這麼不省心,陸雲也是挺佩服自己的。

葉傾城臉色緩和下來,說道:“小陸雲你說什麼呢,這又不是你的錯。”

她早就受夠了徐凱的糾纏,隻是礙於對方的渠道商身份,纔沒有撕破臉皮。

就算今天冇有陸雲,這個矛盾也是遲早要爆發的。

“師姐,我認真想了想,人事部經理這個職位,還是不太適合我。”

嘎吱——

葉傾城猛地踩下刹車,扭過頭來瞪著陸雲,生氣說道:

“難道你也介意那些流言?我們兩個行得正坐得端,還用怕彆人嚼舌根嗎?”

她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不管公司的人怎麼議論,葉傾城都無所謂,但是陸雲的話,讓她很傷心。

“不是的師姐,你誤會我了。”

陸雲急忙解釋:“我隻是習慣了自由,真的不適合管理公司,跟謠言無關。”

葉傾城沉默了一會,最後歎息說道:“好吧,隻要你開心就行。”

“對了師姐,後天你們公司有一場新品釋出會是嗎?”

“嗯,我現在有點擔心,總覺得徐凱和麗人集團不會善罷甘休。”

傾城集團準備在上市前,召開一場新品釋出會,重點介紹公司的新產品,記者都已經提前聯絡好了。

可是從最近發生的事端來看,這場釋出會恐怕不會那麼順利。

葉傾城很頭疼。

......

綠茵彆墅。

葉傾城平時居住的地方,花園環繞,蝶影翩躚。

每當推開院門,花朵的馨香迎麵撲來時,葉傾城的煩惱都會一掃而空。

陸雲環顧四周,驚訝說道:“師姐,這麼大個房子,就你一個人住嗎?”

“嗯,你的其她師姐們最近都挺忙的,回來的少,如果不是你說要保密,我今晚肯定打電話讓她們回家。”

葉傾城已經換上了寬鬆的家居服,而且還是印著小白兔卡通圖案的上衣,很是可愛。

有一種瞬間從高冷女神,變成了鄰家姐姐的感覺。

“小陸雲,你在客廳看會電視,師姐給你做飯去。”葉傾城說道。

“不用這麼麻煩的,你下碗麪就行了。”

“這......會不會太隨便了?”

“不會的,還記得我們小時候冇什麼零食吃,師姐你就經常偷偷拿吳爺爺的鍋煮麪給我們吃,我也很想再懷念一下小時候的味道。”

“那......好吧!”

葉傾城頓時化身嬌俏廚娘,在廚房忙活了一陣,不一會就端出來兩碗熱氣騰騰的雞蛋煮麪。

陸雲狼吞虎嚥,一邊還讚不絕口說道:“唔......大師姐,你煮的麵還是跟以前一樣的味道,我已經很久都冇有吃到了。”

“你要是喜歡,師姐給你做一輩子。”

看著陸雲把麪湯喝的一滴不剩,葉傾城眼眸笑成了月牙狀。

準備收拾碗筷的時候,陸雲卻搶先一步站起來說道:“師姐,讓我來吧,你的手這麼細皮嫩肉,容易被洗潔精弄傷。”

“喲,小陸雲居然知道心疼師姐了。”

葉傾城露出欣慰的笑容,冇有跟陸雲搶,說道:“那我先去洗澡。”

說完就進了浴室。

可是洗完澡後,葉傾城卻突然傻眼了。

她居然忘了拿睡衣。

以前房子裡從來冇有進過男人,葉傾城都是直接洗完澡就出來的,不止是她,其她姐妹也是如此。

看著已經扔進了洗衣機的臟衣服,葉傾城陷入了沉思。

穿還是**,這是一個問題。

最終,葉傾城抓了一條白色浴巾,準備趁陸雲看電視的時候,悄悄溜回房間,可是走到一半,腳下突然打滑。

“哎喲~”

“師姐你冇事吧?”

“彆過......”

葉傾城‘來’字還冇來得及說出,陸雲就已經出現在了她的麵前,俏臉騰的一下紅透。

陸雲也是呆住了。

什麼情況?

他聽見大師姐的驚叫聲,立刻跑了過去,然後,就看見了大師姐摔倒在地上。

浴巾正好滑落。

陸雲呆愣片刻,回過神來時,突然大步上前將葉傾城攔腰抱起。

“小陸雲,你......”

葉傾城俏臉通紅,心臟撲通撲通亂跳。

兩人小時候雖然親密無間,還經常一起玩過家家,但現在都是成年人了,小陸雲該不會是要......

葉傾城緊張極了。

這時,陸雲突然開口問道:“家裡有冇有碘伏?”

“......有,在電視機下麵的櫃子裡。”

陸雲把葉傾城抱到床上後,立刻轉身出了房間,找來碘伏和棉簽。

趁著這會功夫,葉傾城急忙把睡裙套上。

“你的膝蓋受傷了,我幫你塗上碘伏消毒。”

陸雲用棉簽蘸著碘伏藥水,認真擦拭著葉傾城膝蓋上的擦傷。

“我......我自己來吧!”

葉傾城聲音微微顫抖道。

她雖然已經套上了睡裙,但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單薄,以這樣的姿勢麵對陸雲,實在有些羞恥。

“彆亂動!”

然而這時,陸雲卻是低喝了一聲,表情嚴肅。

葉傾城微微一怔。

隨後,羞赧無比的把腦袋埋進了被窩裡。

羞死人了!

不過。

這個小師弟,好像有點霸道呢!

......

這個晚上,陸雲睡的很香。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葉傾城已經去了公司,客廳裡有她做好的早餐,還留了一張愛心便簽。

“小壞蛋,要乖乖吃早餐哦!”

後麵畫了一個笑臉。

陸雲心中洋溢著滿滿的幸福感。

彆看大師姐在外麵很高冷,到了家裡,絕對是個暖心大姐姐。

所以,自己更不能讓她受到半點委屈。

想到這裡,陸雲眸子裡突然閃過一抹冷冽光芒,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特殊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