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全民核酸,我起得很早,因為我要思考一下,如果待會偶遇沈遲,我是要點臉還是不要臉。

結果排隊做核酸時,我和他就站在一條隊伍中。

即使沈遲在低頭玩手機,可他一米八七的身高在人群中仍然特彆顯眼。

我聽見兩個美女在悄悄討論他,說他不管是背影還是側臉都太帥了。

我隔著兩米,豎起耳朵,聽得津津有味。

輪到沈遲做核酸,他拉下口罩那一瞬間,我和美女們的心情應該是相同的。

沈遲的長相屬於乾淨清冷中帶一點奶,就問,這種男人誰抵得住?

「我待會一定要去問他要微信。」美女激動地說,「聽說他被封在毛坯樓三天了,反正我家就我一個人,我收留一下他算了。」

「……」我嘴角的笑容逐漸消失。

社牛果然是社牛,兩位美女一做完核酸就攔住了沈遲。

「哥哥,請問能加下你微信嗎?」

「不能。」沈遲雖然拒絕得斬釘截鐵,可他高冷的態度反而激起了美女的好勝心。她繼續甜甜地笑道:「哥哥,我們是小區誌願者,你就加一下我嘛……」

淦,這兩個騙子!

我聽不下去了,拉著我妹一起衝了上去。

沈遲剛從口袋掏出手機,還冇遞到她們的麵前,就被我搶了過去。

「老公,你都賭氣睡外麵三天了。」我夾著嗓子撒嬌,順帶將我妹往他麵前推了推,「我和女兒都想死你了~今晚回家睡,好不好?」

我妹一臉懵逼,兩位美女二臉懵逼。

剩下一個沈遲,笑吟吟地看著我,溫聲說:「好。」

她們走後,我把沈遲的手機放回他手中。他輕輕滑開解鎖,將螢幕主動遞到我麵前。

我詫異地問道:「怎麼是核酸碼?」

「不然呢?」沈遲對我笑了笑,「微信隻能給喜歡的人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