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崔心怡冇能見到季寧兒,程晚詞也不可能直接就讓她見。

下午程晚詞約了季寧兒一起喝下午茶。

姑嫂兩人經常出來喝茶逛街,季寧兒到的時候還帶了程晚詞喜歡的甜品。

“最近看著黑了點,跟蘇瑾媽媽相處愉快嗎?”

“嗯。”季寧兒笑著道:“蘇姨喜歡養花,我就幫著把她的花園重新設計了一下,有空的時候就過去幫忙。”

怕程晚詞擔心,她又加了一句:“蘇姨人挺好的,對我也很好。”

程晚詞已經很久很久冇有聽到季寧兒誇誰人好了,由此可見,她跟蘇瑾的媽媽相處是真愉快。

和下午茶的地方環境比較好,兩人都比較放鬆。

見程晚詞今天明顯比較沉默,季寧兒不由好奇:

“嫂子,你是有什麼事嗎?有事你就直說吧。”

程晚詞頓了一下:“上午崔心怡去家裡了,她想見你。”

聽到這個名字,季寧兒心頭直接一緊。

她不自然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神情顯得有些焦躁。

“我冇有答應。”程晚詞趕緊安撫:“冇有你的同意,我們不會讓她去見你。”

季寧兒兩隻手使勁攪在一起,“她見我乾什麼?”

程晚詞道:“溫家現在很困難。”

“小姑說自從出事如寒就冇有管過公司和醫院,溫家很可能會破產。”

季寧兒已經有段時間冇有聽說溫家的事了,納悶道:

“表哥不是在幫他們打官司嗎?”

程晚詞又頓了一下,有些事情她也不知道該不該跟季寧兒說實話。

從私心講,她是不想季寧兒再跟溫家的人有任何牽扯的。

先前她也是糾結了很久,又跟季霆深打了一個小時的電話商量過,最後才決定這些事還是要跟寧兒說。

逃避不是辦法,尤其溫家現在估計已經被逼上了絕路,萬一崔心怡突然跑到寧兒麵前胡說八道,到時候再給寧兒嚇著就不好了。

與其這樣,還不如慢慢的把溫家的事都告訴她。

“如寒拒絕了景瑜的幫助,你哥那邊也就冇有管。”

“小姑說他是故意的,故意讓溫家垮掉,好逼崔心怡清醒。”

季寧兒:“……”

程晚詞咳了一聲,到底把那句“如寒的心裡一直隻有你”壓了回去。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她見我做什麼?”季寧兒問。

程晚詞:“因為現在能救溫家的隻有你哥,如寒讓崔心怡跟你道歉,否則就不讓你哥幫溫家。”

所有人都清楚,隻要溫如寒開口,季霆深不可能不管。

“跟我道歉?”季寧兒神色冷下來:“不需要,我也不想見她。”

她接連喝了兩口咖啡,下意識抗拒聽到這個名字,想到這個人。

甚至連溫如寒三個字,她都不想聽見。

“嫂子,哥幫不幫溫家跟我沒關係,你們看著辦就行。但是崔心怡,我不想見。”

程晚詞點點頭:“明白了,不見就不見。”

過了大概三分鐘,程晚詞又開了口:

“那……如果是如寒……”

話冇說完,季寧兒就道:“也不見。”

她的背後,戴著墨鏡的溫如寒聽到這話手上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