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大師,老槐樹都伐了,為什麼還陰冷刺骨呢?”白剛走進客廳皺眉問道。

“邪物要來了!”葉天睜開眼。

“邪物……邪……你意思是鬼!?”白剛驚叫一聲。

葉天站起來:“不然呢!”

白剛見他表情認真,不是開玩笑,一時間內心緊張了。

“把她帶到院中吧!”葉天沉聲道。

白剛心裡緊張,也冇問葉天要做什麼,帶著黑衣人進入臥室,把蘇亦然帶到院中。

這時,隻見葉天用手指在七根樹心上劃動,片刻對白剛道:“讓她盤膝坐好,把這七根樹心豎著,呈圓形埋在她身體周圍,記住,入土須七公分。”

白剛點頭,一邊吩咐黑衣人去做,一邊好奇的拿起樹心,隻見上麵有蘇亦然的名字,還有一些複雜難懂的符文。

“葉天,這到底有什麼用?”耳邊傳來蘇亦然殘魂的聲音。

“畫了招魂符的槐心木是招魂木,先擺上回魂陣試試。”葉天隨口解釋一聲。

白剛以為是說給他聽的,恍然道:“葉大師,你一直等到晚上才擺這回魂陣,是不是晚上效果最佳?!”

葉天詫異看他一眼:“不錯!”

白剛大喜道:“這麼說我表妹很快就能恢複正常了?”

葉天沉眉:“她離魂太久,隻能先試試看!”

白剛不是很懂,但也能猜測一二,可能是說表妹撞了邪,受到驚嚇後丟了魂。

這邊黑衣人剛忙完,院子內陰風大作。

白剛一瞬間夾緊屁股,一臉緊張的四處亂看。

院子外,白老爺子等人好奇也遠遠地看著,見院中陰風大作,有些陰森恐怖,忍不住哆嗦了起來。

葉天也冇有理會他們,想看就看唄!

當即對白剛道:“你帶著他兩人,站遠點!”

白剛連連點頭,帶著黑衣人來到院牆角處,剛站穩就聽到‘桀桀桀’的怪笑聲,接著院中陰煞沖天,如陰森地獄。

倏然!

一道紅色身影從天而降,落在鋸掉的老槐樹墩子上,身上散發著強烈的黑色鬼氣。

一般鬼怪即便是夜晚也無法現形,但紅衣女鬼不一般。

白剛三人瞪大眼睛看去,隻見紅衣阿飄撥開長髮,露出一張森白猙獰的麵孔,看著真恐怖!

一刹那,白剛頭皮要炸裂,心臟突突跳,他強忍著驚恐問道:“她、她剛飛進來的對吧?”

隻見兩黑衣人臉都嚇綠了,驚叫一聲:“鬼啊!”

嗡!

白剛渾身劇烈顫抖,也尖叫一聲:“媽呀,鬼啊!”

然後他轉身就逃,結果一頭撞在牆上,撞的眼冒金星。

院子外,白老爺子等人也嚇的頭皮發麻,驚慌遠離。

世上真有鬼怪,這太離譜了!

院中。

紅衣阿飄見老槐樹被人鋸掉,抬頭猙獰尖叫道:“臭道士,一定是你讓人鋸斷的,白天我打不贏你,但今晚我要撕碎你!”

葉天站在屋簷下,揹負雙手盯著紅衣阿飄好奇道:“半年前你就把她靈魂嚇跑了,為什麼到現在冇有占據她身子?”

以紅衣阿飄的實力也能破開五行陽符,占據蘇亦然的身體後,實力至少能猛增十倍,可為什麼到現在還冇有占據呢?

“要你多管閒事!”

紅衣阿飄一聲尖叫,猙獰著朝葉天衝去,白森森的手掌上黑色指甲長而尖銳,鋒利如刀,對著葉天的腦袋抓去。

葉天不屑搖頭,儘管夜晚陰氣重,紅衣阿飄實力暴漲,可在他眼中依舊不堪一擊。

一指點出,指光如劍。

剛衝上來的紅衣阿飄瞬間被穿透,嘴裡發出驚恐尖叫:“不可能!不可能的,你怎麼會比我厲害?”

下一秒。

嘭!

紅衣阿飄爆裂而開,化作滾滾黑煙朝著蘇亦然身體衝去。

蘇亦然殘魂驚叫:“快攔住她啊!”

葉天不緊不慢朝前走去,隻見紅衣阿飄猙獰地衝到回魂陣外,想要鑽進蘇亦然體內,結果七根樹心上金光驟起,一下子將紅衣阿飄震開,使它魂體變得無比虛弱。

“不用掙紮了!”

葉天不屑冷笑,左手揮動,小拇指上黑色龍紋戒指,化作一柄黑色長槍,如一頭黑龍倏然間劃過夜空,將想要逃走的紅衣阿飄釘在牆壁上,濃鬱的黑色鬼氣不停翻滾。

見葉風走來,紅衣阿飄血紅的眼珠子上都是驚恐之色,掙紮著對夜空尖叫:“救我,快救我,快救我啊!”

葉天皺眉看去,暗中藏身的應該是鬼牙的主人,一個厲害的阿飄。

“來了,就滾出來吧!”

聲音落下,隻見黑暗中陰風怒吼,有人影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