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就好比什麼。

好比當你對一個人的敵意到了恨不得把對方扒皮抽筋時。

突然地。

有人把對方送到你麵前,任你殺任你剮

麵對著已經猶如案板上的魚肉,哪怕是再大的恨意都好,在如此情境下,你都會變得不知該如何下手了。

甚至是那根緊繃著滔天怒恨的火線,也會因此而鬆弛下來。

而此時的陳一浩,似乎正在經曆著這種感覺。

然而對於陳一浩的反應,葉程英則是不再去關注。

掏出手機。

按下了南航董事長羅元良的手機號碼。

直接開擴音。看書喇

“葉大少,難怪今天眼皮一直在跳呢,敢情是您打電話找我,哈哈!”

那頭的羅元良爽朗地放聲笑作。

“哦?哪邊眼皮跳?”葉程英玩味道。

“肯定是左邊眼皮呀,哈哈!”

雖是在朗笑,可那頭的羅元良卻是已經擰起了眉來。

“看來羅董事長今兒個的眼皮反著來跳了,嗬嗬”葉程英道。

“嗯?葉大少您的意思是?”身為國企董事長享受著非同一般待遇的羅元良驟然忐忑不安。

“你兒子是叫羅青吧?”

“對,不成器的犬子是叫羅青,難不成他,他惹到葉大少了?”羅元良急忙慌聲道。

“伊人如雪的葉總,你應該不陌生吧!”葉程英道。

“老爺子的乾孫子?”羅元良呼聲。

“對,你那個寶貝兒子在江南水鄉把葉總小舅子的未婚妻堵在了衛生間,還派了兩個狗腿子守住出入口,意圖對葉總小舅子的未婚妻進行不軌!我就納了悶了,這都什麼時代了,在江州這一畝三分地上怎麼還有如此牛叉的主兒?還是你那寶貝兒子以為他爹是嶺南的太上皇,能夠讓他肆無忌憚為所欲為的太上皇?”葉程英譏諷道。

“什麼?還有這種事?”

眼前一黑,羅元良連忙穩住那搖晃的身體,驚聲顫道。

“羅董事長以為我是在逗你不成?”葉程英搖頭道。

“混賬,該死,該死,該死的孽畜!葉大少,您等著,我現在馬上給他打電話,回頭我再聯絡您!”羅元良徹底急了。

“不用給他打電話了,他現在就在我邊上,就在江州越秀分局!”葉程英道。

“我馬上過去,馬上過去!”羅元良驚慌失措地急匆應聲道。

葉程英不再多說,直接掛斷了通話。

至於邊上還跪在陳一浩身前的羅青,由始至終都不敢吭半句聲。

“一浩,怎麼著?不打算泄恨了?”

放下手機的葉程英轉朝陳一浩看了過去,輕佻一笑。

“咕嚕!”

嚥了咽喉。

陳一浩有些無所適從地道,“葉,葉大少,我”

“我說了,隻要不弄死,這個敗類你想怎麼著就怎麼著!”葉程英笑道。

然而陳一浩卻是咬牙陷入了極為複雜的情緒中。

如若不是葉程英的拱火。

他肯定還得在羅青身上宣泄一番。

但在葉程英的拱火下,他的怒恨情緒卻是一再漸散了。

尤其是羅青此時還跟待宰羔羊似的跪在他麵前

“葉大少,咱們咱們還是算了吧,隻要他願意不追究被一浩毆打一事,這事就就算了吧!”

知道眼前之人是葉近寧葉老爺子的孫子。

林綺文弱弱地怯聲虛道。

“冇事,他要是敢追究一浩,我保證他接下來的往後餘生都冇好果子吃!所以,隻要你們還有怒火,那就儘情發泄!”葉程英繼續拱火。

呼——

“謝謝葉大少,不過還是算了!”陳一浩長長地吐了一口濁氣,最終還是在搖頭中選擇了到此為止。

而葉辰也在這個間隙中玩味地看了葉程英一眼。

通過心理學,顯然已是從葉程英的拱火中似是看出了什麼來。

“得,那就先讓他跪著,等他爹來吧!”

葉程英不再勉強地搖搖頭。

再是朝張景山看去,“景山!”

“噯,葉大少!”張景山忙應道。

“去,出去讓分局的工作人員把和解協議列印出來,順便找剛纔那位分局副手整點茶葉,咱們一邊喝茶一邊等他爹來!”葉程英道。

“好!”

二話不說,張景山忙不迭轉身走了出去。

不多時。

一份和解協議跟一罐茶葉被張景山給拿了進來。

過往一直粗心大意馬大哈的張景山這回難得細膩了一波,還順便把簽字筆跟指模印泥都給拿了過來。

很快。

嫋嫋茶香便開始飄散起來。

幾人全然把這兒當成了自己的地盤。

而這,就是身份帶來的特殊待遇!

足以讓市井升鬥小民們無法想象的特殊待遇!

在陳一浩跟林綺文那極為拘謹的不自然中。

茶過幾巡,羅青依然在跪著,冇有葉程英的發話,根本不敢起來。

叩叩——

倏地。

敲門聲響起。

虛掩著的大門被推開。

是為南航董事長的羅元良走了進來。

先是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羅青。

再是朝葉辰幾人看去。

“葉大少!”

“葉總!”

繞過兒子羅青。

羅元良給葉程英跟葉辰打了一聲招呼。

“老羅,如果說你那個寶貝兒子今天欺負的不是葉總小舅子的未婚妻,如果不是葉總小舅子及時趕到製止了他的瘋狂行為,這又會是什麼結果?能藉著幾分酒勁就在飯店裡乾出這種事來,平時無法無天的猖狂程度還用想嗎?若是讓老爺子知道被他所青睞欣賞有加的羅董事長教出如此人神共憤的孽畜,你說老爺子會怎麼想?”

葉程英站起身來搖頭道。

話裡話外,儘是那隱晦的敲打。

“是我教子無方,是我冇管好這個孽畜!”羅元良心頭咯噔地咬牙道。

繼而看向陳一浩跟林綺文,“二位,我知道任何的歉語都難以撫平二位的內心,但還容許我向二位真誠地道個歉,逆子的錯,我這個當爹的難辭其咎!”

話罷。

羅元良深深地給陳一浩跟林綺文鞠了個躬。

再是道,“我會給二位一個交代的!”

冇等陳一浩跟林綺文從這番真誠致歉中緩過來。

隻見羅元良抬頭看了看攝像頭的方向。

“關了!”葉程英淡淡道。

下一秒。

羅元良點了點頭。

繼而從褲袋裡掏出那根有備而來的皮帶走向還跪在地上的羅青。

那種恨鐵不成鋼的情緒化作眼淚在眸中打轉。

手起鞭落。

皮帶狠狠抽打在了羅青身上!

頓時間,哪怕羅青再能忍都好,都控製不住地發出了淒厲叫喊來

p:上一章的內容卡稽覈卡住了,諸位抱歉抱歉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大目的重生:締造商業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