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雀城。

楚明心和葉凡是騙子的事情已經傳遍大街小巷,引起了人神共憤,無數人都在憤怒中尋人。

“要是讓我遇到這兩人,我一定要將他們剁碎了喂狗。”

“楚騙子,葉騙子,兩個都是騙子,渾蛋,一個冒充歸元宗,一個冒充滅世神教,一丘之貉!”

“我壓箱底的寶物都拿出來了,這兩個混蛋,我命苦啊。”

“……”

無數人都在哀嚎,都在憤怒,怒火瀰漫在整個朱雀城上空。

聽到這樣的訊息。

古晚晴、宋紅芙等人都驚呆了。

他們滿臉震驚,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師姐,你怎麼了?你好像不開心!”小青來到師姐身邊,看著她悶悶不樂的表情。

宋紅芙確實有點失落,說道:“我們都被騙了,他不是什麼絕世強者隕落,他的修為就是金仙境初期,他不是重修,而是正在修煉。”

“他不是滅世神教的弟子,而是一名散修,自由人。”

“跟他相處這麼長時間,他都冇有選擇告訴我們,我們真誠待他,他卻在騙我們……”

宋紅芙一直緩不過來。

她覺得很失落,失落不是因為葉凡謊稱滅世神教長老,而是葉凡在騙自己。

小青說道:“師姐,其實你也不要怪他,雖然他不是滅世神教長老,但他也曾幫過咱們呀,若不是他的計謀,你在婚禮上能這麼輕易脫身嗎?”

停頓了一會兒,她繼續說道:“其實我對他還是蠻有好感的,除了身份是假的,他對我們還是不錯的,我們現在麵臨著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兩儀宗可能會再去找真元宗的麻煩,畢竟葉凡的身份被揭穿了,冇有了滅世神教身份的鎮壓,兩儀宗是不會畏懼的。”

宋紅芙怔怔的看著窗外,彷彿冇有聽到小青的話,突然做了什麼決定,說道:

“小青,你參加考覈,我要去找葉凡,我要去找他。”

說罷,縱身一躍,從窗戶跳下,直接消失。

“師姐……”

小青喊也喊不住了。

這時!

古晚晴來了。

“宋紅芙呢?”

“你找我師姐什麼事?”

“她人呢?”

“她離開了,說去找葉凡!”

“往哪裡走的?”

小青指著窗外前方,一道麗影快速衝出去。

搞得小青一臉懵。

她是去追師姐的還是去找葉凡的。

難道他們要去找葉凡算賬?

“小青,紅芙呢?怎麼就你一個人啊?”

“怎麼一個個的都是找師姐的。”小青有點不爽,指著前方,說道:

“師姐走了,你要追就去吧。”

“她去乾嘛,馬上就開始考覈了。”

終於有個不走的。

一座府邸內。

崑崙孟霧和其他宗門弟子坐在一起,商討著考覈細節,他們都是帶隊之人,具體的執行交給下麵弟子去做。

安排好一切。

他們聊到了葉凡和楚明月來。

“孟前輩,這麼說九劍傳人已經找到了?咱們真的可以和星空彼岸抗衡了嗎?”賀川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星空彼岸的強者眾多,人數也多,種族複雜,占據了仙域的各大寶地,擁有極好的修煉資源,一直以來,人才輩出。

想必與星空彼岸那邊,舊址相對比較遜色,但也有一些強者在前方奮戰。

孟霧說道:“九劍傳人應該已經現世了,隻是剛過來仙域,比較弱,我們需要儘快將其找到,重點培養,他不僅僅是九劍傳人,更是古神們的千古大局關鍵人物,具體情況我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這人非常關鍵。”

太上的郭姓前輩說道:“隻要他不是聖地那邊的人就行,我們也不為難他,自生自滅吧,不過我看他天賦還行,若是他能在考覈中勝出,我太上也願招收他。”

孟霧笑了笑,喝一口茶,說道:“此人心性不羈,不易馴服,我有意招他如崑崙,他都看不上,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拒絕入崑崙,他有自己的想法,我倒也有幾分期待。”

郭姓前輩有點詫異,道:“拒絕你了?”

其他人也詫異。

就在他們聊天之際。

一道人影出現在五人麵前,周圍一切寂靜,空間彷彿瞬間凝固。

“你……”

五人臉色驟變,憋紅了臉頰,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院子外麵的人似乎意識到這邊出事了,準備殺進來。

孟霧第一個掙脫了禁錮,看向大門的方向,喊道:

“彆進來,出去!”

那些人充滿警惕,退出去。

她看向眼前的老婦,雙手抱拳,帶著敬意,道:

“晚輩孟霧,見過黃泉族前輩!”

老婦收斂氣息,目光平靜的盯著在場五人。

其他四人這才緩過來,同時也充滿震驚。

他們也是最近才聽說黃泉族,冇想到今日就見到了黃泉族。

老婦將目光定格在她身上,說道:“你跟我走。”

其他四人一下子就緊張了。

孟霧卻擺了擺手,意示他們彆緊張,隨即說道:“請前輩帶路!”

縱身一躍,奔向遠方,孟霧也急忙追去。

很快,兩人離開了朱雀城。

而葉凡和楚明月剛好來到朱雀城,兩人喬裝打扮一番,特彆是葉凡,往臉上抹了很多泥巴,頭髮蓬鬆,像個乞丐。

楚明月還好點,她穿了一件很破爛的衣服,帶著一頂帽子,帽子四周垂下簾子,擋著臉頰,就是有點不好看路。

“姐夫,我們被髮現了嗎?”她小心翼翼的問。

“冇有,我們這模樣誰能看得出來。”葉凡手裡拿著一個破碗,看到一家角落裡的酒肆,走進去,差點被趕出去,還是用了鈔能力,被店小二請上去。

“我們要一間房,再送點酒菜過來。”

“好嘞,裡邊請!”

兩人終於住上。

葉凡急忙去洗乾淨身子,這一身臭烘烘的,都是泥巴的味道。

“姐夫,我先洗,我臟死了。”

楚明月搶先了,衝進浴室。

葉凡隻能在外麵等著。

冇多久,送上來好酒好菜。

葉凡先吃了。

好久之後,楚明月纔出來,酒菜已經被葉凡掃空。

楚明月又重新點了一份。

“哈哈哈,咱們這叫燈下黑!”楚明月笑了笑,突然想到什麼,道:

“還記得我和林師姐在藥神穀玩燈下黑,偷了藥神穀很多藥材,嘿嘿,不過後麵被髮現了,打得可慘了。”

葉凡抿一口酒,說道:“咱們得混進考覈地,我們這次的目標是陳景昊和陶雪華,我要降服這兩人,將他們收入北鬥宗,壯哉我北鬥宗。”

“嘿嘿,行,我一定要狠狠的揍一下那個陳景昊,這人太傲了,比我還傲,欠削!”楚明月滿心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