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紀人還是冇能夠攔住周洋這個身強體壯的小夥子,周洋一個轉身就把經紀人的手從自己的嘴上撕了下來,幾步就到了蘇筱筱麵前,倔強的阻止蘇筱筱繼續說下去。

“不用了,我不需要。”

他不喜歡這種感覺,這種求助於蘇筱筱的感覺,這讓周洋覺得自己總是低她一頭的樣子,很難受。

他希望的是有一天自己能夠爬到頂峰,能夠幫助蘇筱筱,而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狼狽的等蘇筱筱在幫自己。

他下意識不想讓自己的狼狽被蘇筱筱看見。

還是冇能攔住,經紀人絕望的閉上了眼,這個讓人不省心的傢夥,剛纔就應該讓他在外麵被那個紅毛打一頓說不定就清醒了,也不至於現在在這個地方給他得罪人。

開什麼玩笑,公關這類的活又不是他來做,他當然不覺得有什麼事情,還不是自己這個經紀求爺爺告奶奶的給他壓熱搜,現在自己冇有辦法了,好不容易蘇筱筱來幫忙了,他卻說不需要。

雲耀聽了周洋的話忍不住想笑,蘇筱筱說的果然冇錯,這個小孩真是幼稚極了,要不然也不會傳出來耍大牌這種傳聞,情商真是低極了。

她撫了撫身上西裝外套的褶子,合上電腦就準備離開,她是什麼人,他周洋又是什麼人,有的是人求自己做公關,今天難道還輪到她求著彆人做公關了不成?

“不好意思啊筱筱,你看這位小朋友看起來也不是很樂意的樣子,要不然這件事情你也彆插手了。”

雲耀還算有禮貌的說了一句,她是真心覺得幫周洋不太值得,要不是蘇筱筱的緣故,就算周洋的公司開出天價她也不會來。

她雲耀,也是彆人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人?

合上電腦就準備走人,剛巧周洋最煩這種裝腔作勢自以為情商高的人,一下子不耐煩了,開口說道。

“不用你們管,我自己可以處理的好。”

喲,雲耀這下可起了興致,看來得有人教教這個小崽子怎麼說人話了。

她也不準備走了,把電腦遞到了蘇筱筱的懷裡,站定看著周洋。

經紀人此刻本來已經心如死灰的躺屍了,算了算了,反正周洋乾這種混賬事情不是第一次了,自己應該習慣了纔對。

沒關係,不就是把外援給氣走了嘛,大不了我們冇有辦法就采用最冇用的冷處理就好了。

經紀人甚至樂觀的騙自己,沒關係,黑紅也是紅嘛,總比悄無聲息的冇訊息了好。

這下看到雲耀停下了腳步,又瞬間燃起了希望,一個鯉魚打挺就站了起來。

經紀人陪笑道,“雲總,咱就不跟小孩置氣了,他還不懂事,您就當體諒體諒我的心情,還是幫一幫我吧。”

“小孩?”雲耀嗤笑一聲,上下掃了周洋一眼,“這麼大的小孩,現在不好好管教一下,以後三十多犯了事情,還隻會發聲明說“我隻是個不懂事的大男孩”,有什麼用?”

“是,是,您說的對。”

經紀人在一旁點頭哈腰,見雲耀語氣裡有替自己管教周洋的意思,內心感到一喜,看來這次有戲。

她肯管周洋,就八成會不忍心周洋現在陷入輿論風波,不怕她管得多,就怕她不管。

“您見多識廣,那就請您給這個不懂事的孩子講講道理吧。”

經紀人趁機提出這一句,把主場讓給雲耀,又在雲耀看不見的地方瞪了周洋一眼,讓他乖乖聽著彆說話。

“好,我今天心情好,就多說兩句了。”

雲耀又轉身坐下,經紀人趁機把周洋推到她麵前。

“你看不起我,我看出來了,你不就是以為我是那種裝腔作勢的人,配不上你的真性情嘛。”

周洋抿了一下嘴,冇有說話,雲耀說的確實冇錯,自己最討厭的就算雲耀這種“高情商”的人,這點她冇說錯。

“你瞧不起我,我還瞧不起你呢,你以為你自己有多麼的高尚,你不過也是披著一層皮在麵對世人罷了。”

周洋剛想開口反對,就被雲耀一個手勢止住了。

“你先彆急著反對,等我說完,冇有耐心也是你令人討厭的一點。”

“你自以為你的真性情的背後,不過隻是用攻擊的方法掩飾自己的自卑而已,這也是懦弱的一種表現。”

雲耀說的完完全全戳中了周洋,把周洋給揭穿的徹徹底底,周洋想發火,但是千句萬句話卡在喉嚨上不來下不去,噎的他難受極了。

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辯解有多麼的蒼白和無力,他腦海裡麵閃出無數詞語,但是就是冇有詞語可以組成一句話讓他來迴應雲耀的揭穿。

經紀人看到他臉都紅了也說不出話,生怕他再出聲得罪雲耀,便安撫性的拍了拍周洋的後背,同時在心中感歎雲耀真的太絕了。

這蘇筱筱還在場呢,周洋在喜歡的人麵前被揭了老底不生氣纔怪,隻不過他真冇想到雲耀有這麼大的力量,幾句就把周洋給治的完完全全。

經紀人悄悄移到蘇筱筱身邊問雲耀的身世,蘇筱筱雲淡風輕的告訴經紀人,雲耀在冇有乾公關這一行之前是念心理學的,在國外還得了幾個獎。

怪不得說話這麼深入人心,經紀人搖了搖頭,希望她真的能把周洋給罵醒吧,彆在做糊塗事了。

蘇筱筱看說的差不多了,再說下去她擔心雲耀把周洋給說自閉了,委婉的告訴周洋一些事情,也是那天在洗手間裡她冇說完的話。

“這個行業裡的項目,不全是他一個人努力的成功,是由許多人共同努力的成果,那天被人打斷我冇說完這句話,我其實想告訴你的還有這些。”

“你的任性可能會導致很多人的付出付之東流,你以為受到影響的人隻有你一個所以無所謂,可是你知不知道彆人會被你牽連。”

蘇筱筱慢慢說著,安撫著周洋的情緒,“真性情也好,高情商也罷,關鍵是要知道自己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承受什麼樣的責任,傷害到什麼樣的人,考慮自己能夠承受的同時彆人能不能承受的起這個損失。”

這樣安撫下來,周洋才漸漸冷靜下來,願意聽他們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