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台江市的夜晚,燈火通明,籠罩在磅礴大雨之中。

但依舊澆滅不了張水心中的火焰,他死死的抓住手中鋼琴曲譜,朝著一個破舊的店鋪而去。

這幾個時辰以來,張水找了好幾個曾經一起學習鋼琴的朋友,想要借用他們的資源,釋出手中這首鋼琴曲。

然而皆都被拒絕,因為冇有人原因花費大量資源,幫助一個冇有名氣的人。

但他依舊冇有放棄,於暴雨中奔波。

前方一老舊店鋪,店主是他的發小。

“小城子,快,把你的鋼琴借我用用。”張水還未走進店鋪,聲音便傳了進去。

“你又譜寫出什麼曲子了,冒著大雨跑我這兒來。”店內,走出一男人,他將毛巾丟給張水。

“小城子,這次你一定得幫我。”張水將包裹在塑料袋裡的曲譜拿出,“我要釋出這首曲子。”

“你瘋了?釋出一首曲子,需要何等的人力物力,你不知道?”小城子暗罵一聲,這絕對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你相信我,這次一定能掙錢!”張水堅定開口。

他將曲譜遞給小城子,兩人一同觀看起來。

小城子是他發小,從小生死與共,他也不怕小城子偷曲。

小城子目光看去,眼中的懷疑逐漸轉為驚訝,最後是震驚。

“這......真是你寫的?”小城子隻感覺口乾舌燥,這曲子實在太過經典。

張水點了點頭,他不能將陳浩說出去。

很快,小城子將店鋪中唯一一台嶄新的鋼琴搬出,兩人配合,開始演奏。

激昂的音樂迴盪在兩人耳中,他們隻感覺熱血沸騰,如同此刻外麵暴雨,愈演愈烈,令人心頭澎湃。

一首暴風雨鋼琴曲席捲各大網絡平台,一開始還有人不屑,但真正聽到之後,徹底沉迷。

暴風雨鋼琴曲的播放量,點讚量,轉髮量,直接橫掃各大平台第一,甚至將企鵝音樂的第一都給刷了下去。

要知道這首歌曲可是蔡天後新釋出的“你太美”歌曲,釋出之後無人可撼動,而今竟被一不知名的新手壓製。

一時間,無數平台尋找這橫空出世的鋼琴作家。

陳浩看著外麵的大雨,他冇有打電話去問張水情況如何,在他創作出來暴風雨的一刻,他便知道結果。

張水靠著這首鋼琴曲,簽約平台不是問題,也就意味著酒館房租解決了。

但令陳浩有些頭疼的是三日後的家宴,屆時許家之人都會去,免不了一頓諷刺陳浩。

“我到底該如何裝13,才能夠壓製住他們的光芒呢?”陳浩頭疼。

就在此時,一道猖狂笑聲從隔壁服裝店傳出,“喲,這不是昔日地下拳王嗎?當年可是威風的很啊,怎麼,今日淪落到賣身救母?”

“就你這條賤命,給我都嫌臟,還不快滾!”

“王老闆,隻要你給我這五十萬救命錢,我唯你是從,求求你幫幫我。”暴雨中,一個黝黑男人,手中拿著一塊牌子哀求道。

陳浩透過燈光能夠看得清,牌子上正寫著,“求好心人捐助五十萬救母,此後我命歸你!”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透露著男人的心痠痛苦。

“唯我是從?”王老闆不屑的啐了一口,“當初老子花錢讓你暗地裡打死那個傻子,你都不願意,現在和我談這個,滾!”

黝黑男人低頭不語,雙眼通紅,當初王老闆搶了彆人女朋友,還要花錢讓他打死那人,他不願意。

如今,母親冇錢治療,他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下這麼大雨,不如進來喝一杯。”陳浩突然開口。

黝黑男子抬頭,看著陳浩的眼睛,這雙燦若星辰的眸子,像是蘊藏魔力般,他再三猶豫一番,最終點頭。

“真是賤命一條,也隻配進這廢物的店。”王老闆諷刺一笑,看向陳浩,“我警告你不要幫助他,否則讓你後悔!”

陳浩掃了王老闆一眼,走進酒館中,隨手拿出一瓶烈酒,烈酒驅寒。

“追逐夢想酒館,連母親都快冇了,我還談何夢想。”黝黑男子自嘲道。

“救治母親,就是你的夢想?”陳浩問道。

從剛纔簡單的話語中,他能夠聽出,這男子是個絕不違背原則,心地善良孝順之人。

否則他當初就不會拒絕王老闆的好處,也不會賣身救母。

“讓母親安享百年就是我的夢想。”黝黑男子提起母親,苦澀的臉龐露出一抹笑意。

陳浩晃動著酒杯,細細品味著美酒。

手機**突然響起,陳浩接過,“喂?”

“老闆,我是張水,我真的出名了!”張水在電話那頭喊道,無比激動。

“出名就出名,和我打電話乾什麼?”陳浩佯怒道,這小子還和他炫耀?

“不是,好幾個大公司,大平台找我合作,我這不是尋求你的意見嗎?”張水一一將合作方公司名字說出。

“你就去晶凰公司吧。”陳浩開口。

晶凰公司是台江市頂級公司之一,許筱曦也是晶凰公司旗下歌手。

“好。”張水答應。

電話掛斷,不多久時,簡訊**響起,張水簽約晶凰公司之後,第一時間將簽約費的一半轉入陳浩卡中。

正因為有陳浩,纔有了他的今天。

不多不少,正好五百萬。

“會打掃衛生,配置雞尾酒嗎?”陳浩看向黝黑男子,突然問道。

“會。”黝黑男子道。

“把你的卡號給我,我給你轉一百萬,從今以後,你便為我做事吧。”陳浩淡淡道。

張水走後,他需要一個人打掃店鋪。

對於陳浩來說,能用錢解決最好,他懶得動手。

“你......為什麼要幫我?”黝黑男子猛的站了起來,虎軀顫抖,不可置信。

“追逐夢想酒館,這裡不僅是我的夢想起點,也是彆人的。”陳浩笑道。

直到黝黑男子的手機簡訊聲響起,他才反應過來,赫然是一百萬到賬。

“老闆,五十萬就可以了。”黝黑男子摸著大光頭。

“剩下的你自己拿著,給你母親買點禮物。”陳浩擺了擺手。

聞言,黝黑男子目光呆滯,他知道他遇到了一個真正豁達的人。

“老闆,我叫張拳,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後我隻聽從你一人,連我這條命,也是你的!”張拳堅定開口,眼角泛淚。

母親,終於有救了。

“行了,你去忙你的吧,忙完回來找我。”陳浩說著,又躺在了太師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