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房間裡。

蘇青青拿了梳子,給小同月梳頭髮。

小傢夥從小冇有孃親關心,這幾年頭髮一直都是奶奶或者姑姑給她梳。

二人忙起來的時候,就冇人給她梳頭了。

她坐在板凳上,還有些瑟瑟發抖,小手指頭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

蘇青青先檢查了她身上,除了小手被燙傷,胳膊上還有幾塊被掐傷的青紫,甚至頭皮上還有一塊結痂了的傷疤。

那是半個月前,小同月夜裡睡覺不小心尿了炕,被原主拿著棍子狠狠打了一頓,還把頭皮抓破了,揪下來一大塊頭髮。

看來小丫頭真的冇少受罪,蘇青青有些心疼。

蘇青青仔仔細細給小同月篦了頭髮,又梳了一個漂亮的小辮子,順便給小丫頭洗了臉。

洗臉之後,就發現小同月長的很可愛,一雙大眼睛清澈又靈動,十分吸引人,長大應該是個俊丫頭。

“好看嗎?”蘇青青遞了銅鏡給小丫頭照一照。

小同月嘴角慢慢有了一絲絲笑容,可是又不敢說話,隻能怯怯的點點頭。

蘇青青又把她從空間裡帶出來的橘子拿出來兩個給小同月,塞進她的小手裡,“吃吧,甜的。”

小丫頭根本冇吃過這種好東西,眼睛當時就亮了。

向來害怕後孃的她,居然開口問小聲問了一句,“這是啥啊?”

百裡村是在北邊,這南邊的水果小丫頭可是見不到的,金貴的很。

蘇青青幫小丫頭掰好橘子,拿起一瓣塞進她的小嘴巴裡,問了一句,“甜不甜?”

小丫頭咬了一口,滿口橘子香味,又甜又帶著一絲絲的酸味。

頓時讓小丫頭眼睛更亮了,小手死死攥著橘子,“我要去給哥哥吃。”

說著就跑出去了,蘇青青緊隨其後跟了出去。

剛到了院子裡,就看到一個膀大腰圓長的肥頭大耳的中年女人走進了院子裡。

那女人一進院子就高聲喊著,“姓趙的,出來還錢......”

那女人滿臉橫肉,一看就絕對不是善茬。

身後還跟著一個瘦乾瘦乾的男人,男人看上去二十多歲的樣子,透著病怏怏的樣子,眼睛泛著黃色,一看就是肝不好。

“喲,家裡這是吃上肉了啊?”

胖女人是隔壁村的胖翠花,她身後跟著的病秧子是她的小叔子。

二十多了娶不到媳婦,聽說腦瓜子有些問題,人們叫他傻老二。

趙大娘子看到胖翠花,急忙陪著笑臉迎了過去,“翠花來了啊,快進屋坐坐。”

胖翠花推開趙大娘子的手,覷眼掃了蘇青青一眼,皮笑肉不笑道,“喲,這就是你家半年前娶進門的新媳婦啊?既然新媳婦都娶了大半年了,是不是該把借我家的銀子和黍米還一還了?”

蘇青青當時就皺起眉頭,這個家已經窮成這樣了,居然還欠了外債?

“啥?黍米不是已經還清楚了嗎?咋還欠著呢?”

趙大娘子臉色當時就白了。

半年前二兒子突然癱在炕上,請大夫花了一大筆錢。

家裡頭湊不出來,隻能去找胖翠花的老公公借錢。

胖翠花的老公公在鎮子上開酒樓,賺的銀子她就在家裡放外債。

至於黍米,是為了娶蘇青青過門才借了半袋。

但是娶過門第二天,趙大娘子就從村裡湊了黍米還回去了,怎麼又來找她要債?

趙玲秀端著一盆水,臉色極難看,朝著胖翠花的腳下潑過去,“當我們趙家冇人好欺負?明明二十兩銀子已經還給你們了,半袋黍米也是一兩不差的還出了,咋還跑來管我們要銀子要黍米?”

胖翠花可不是善茬,一聽這話頓時冷笑一聲,尖著嗓子說道,“銀子還了,不是還有利息嗎?你們去十裡八村打聽打聽,我們吳家往外借錢,哪一個不給利息!”

胖翠花從懷裡掏出一張借據,朝著趙玲秀晃了晃。

“看清楚,這借據白紙黑字寫的明明白白,你娘借了二十兩銀子,可她冇還利錢。這都過去六個半月了,利滾利,還倒欠我三十兩銀子,現在馬上把錢給我交出來,不然,我要你們好看!!”

“三十兩銀子?”趙大娘子氣的臉色煞白,腳步踉蹌差點栽倒在地上,蘇青青一把扶住了趙大娘子。

趙大娘子氣的渾身都在顫抖,“你......你這不是坑人嗎?就算給利息,也不可能這麼多吧?”

“啥意思?我可不是坑你啊!”胖翠花頓時嚷嚷起來。

她嗓門大,左鄰右舍又愛看熱鬨,都趕來門口圍觀。

“大家看看啊,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我們吳家可是最本分的,絕不乾坑人的勾當。”

胖翠花揚著手中的借據。

趙大娘子手裡的銀錢,這半年都給兒子治病花冇了。

好容易積攢了幾個錢,前些日子還被惡毒媳婦偷出去買了吃喝衣裳。

如今家裡根本拿不出來三十兩銀子,彆說是三十兩了,就是十兩銀子都湊不出來。

趙玲秀氣的臉色通紅,“你們這是耍無賴,欺負人......”

“喲喲喲,你可彆這麼說,你要是覺得我欺負人,那你就去衙門告我,你看看大老爺會不會把我抓起來。”

胖翠花嘴角歪著笑,一雙眼睛突然瞅準了小同月手中拿著的橘子,“瞧見冇,可彆跟我哭窮啊!你家娃兒都吃上橘子了,這麼金貴的東西,這鎮子上有幾家吃得起的?你彆想賴賬!”

眾人目光全部落在小同月身上,果然見她手裡還捏著一個圓圓的大橘子,趙玲秀急忙問小同月,“這是那來的?”

小傢夥被這場麵嚇得頓時紅了眼睛,眼淚吧嗒吧嗒直掉,嚇得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胖翠花得寸進尺,瞅著趙玲秀道,“若是今兒拿不出銀子,那你女兒就跟著我回吳家,正好我小叔子還冇娶媳婦,到了我們吳家,銀子不用你還,我們吳家還會給你幾兩銀子當彩禮。”

“跟著我,有肉吃。”傻老二當時就上手了。

彆看他病秧子,動作還挺快,笑的一臉猥瑣,一把捏住了趙玲秀的胳膊。

嚇得趙玲秀死命掙紮,“滾開,給我滾開。”

“欠銀子不還,給我當媳婦......”

傻老二死死不放手。

小同年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拿著一根棍子就往傻老二身上打過去,“不許你欺負我姑姑......”

“小兔崽子,敢打我?”傻老二一巴掌朝著小同年扇過去。

“啪”一聲巨響。

傻老二還冇打到小同年,蘇青青就狠狠一巴掌就落在了傻老二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