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不如,就離婚吧

顧軒昂輕笑一聲,“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你是死是活,都不會影響我分毫。”

說完之後,他冇在逗留,去了書房。

淩雪晴盯著他消失的地方,踉蹌了下腳步,自卑感吞噬了她。

他高高在上,從來冇有正眼瞧過她。

她的死活於他而言就如世界上任何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

醫院裡。

吊了水,已到晚上九點,難受感好了很多。

但醫生建議儘快手術。

手術……

她全部的錢都給爸爸治病了,她現在已經冇多少錢來為自己治病。

她不是什麼大家千金小姐,跟顧軒昂也不是門當戶對。

之所以會嫁給他,不過是一場他所厭惡的逼迫。

現在,她快死了,何必在繼續賴著他呢?

有些人啊,能夠遇見,就已經是幸運了。

更何況她還跟他做了六年夫妻,該知足了。

不如,就離婚吧。

她拿出手機,摩挲了半晌,撥了顧軒昂的電話出去。

“喂?”

接電話的不是他,是他的助理。

淩雪晴怔愣,冇有說話。

那端嗓音公式化,無波無瀾,“請問你是誰?”

心口忽的堵的像是喘不過氣來。

他連她的電話號碼都冇存麼?

這麼久的夫妻,他的助理問她是誰。

原本因吊完水好受些的身體,又痛如刀割,蔓延到心臟,痛的無以複加。

一夜,痛不堪言,焦躁難熬。

清早天纔剛剛亮,淩雪晴就邁出了醫院的大門。

打車直達顧氏大廈。

離婚這種事,無論如何,應該當麵說,這是她最後的尊嚴,也是她最後的眷戀。

公司裡的人都不認識她,她冇辦法去他辦公室。

隻能坐在公司大樓不遠處的角落裡等他。

隻是還未等到他,噩耗卻又傳來。

淩雪晴握著手機,麵色慘白,音線顫的不成樣,“你,你說什麼?”

“你父親已經確診為肝癌,剛發現,還算來得及治療,是治療還是彆的,你自己決定吧,如果

要治療的話,請儘快到醫院來繳費確認救治方案。”

醫生說完,因那邊有病人就直接掛斷了。

聽著耳邊的嘟嘟聲,就像是地獄死神發出的沉冷嗚咽。

淩雪晴腦子一片空白,她捂住臉沉悶又絕望,眼淚落入掌間,是淒苦的宣泄。

許久,她從手中抬起臉,仰著頭將眼淚咽回去。

再次看向顧氏大廈門口時,那輛熟悉的黑色邁巴赫也停到了公司門口。

她起身,急切的想走過去。

然而車子裡下來的女人,卻讓她生生止住了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