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斷電話後,我給程景碩回了個資訊。

「你通知你那邊的親戚,我這邊我自己搞定。」

然後又點進家族群:「程景碩和他前女友被隔離在三亞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跟酒店說一聲,把新郎的名字換成楚羨。明天婚禮照常舉行。」

這兩條資訊就像是重磅炸彈,群裡直接炸開了鍋。

齊放急沖沖地推開門跑進來,問道:「姐,什麼情況?程景碩那個**綠了你還放你鴿子?

「敢這麼欺負我姐,我現在就打電話罵他!」

我示意跟妝師繼續,柔聲安撫他:「不用。我婚前改嫁丟臉的是程家。

「你通知一下,把這件事壓下來。明天婚禮之前儘量彆讓程景碩知道。」

齊放有些蒙,愣愣地問我:「為什麼呀姐?」

「因為……我想公開打他的臉。」